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

文章来源:AG8U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3 00:39:15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咚的一声响过,鲜血从黄静的额角慢慢流下,那酒瓶还握在凌简手里,却没有碎.凌简抛了抛酒瓶,哼了一声说:”这红酒瓶就是比啤酒瓶硬,*砸个脑袋都砸不坏.”话音未落,他抡圆了右臂,又把酒瓶朝着黄静前额砸下,只听见框当一声,玻璃碎片飞溅在空中,那瓶子终于被砸开了半边.黄静手捂着额心, 惨叫一声向后跌坐了下去…这时候,旁边的邵旻忽然扑通一声滚落到地上,两手抱着凌简的左腿颤抖地说道:”不…不要啊凌哥,你…你不是说放过我们的么?”凌简伸出右脚朝他脸上死命踢去,一边吼道:”刚才那个瓶子是给小洪报仇.”你的帐我马上就跟你算.”邵旻忽然双手撑地,爬起身来,哈哈大笑道:”我从前一直当你凌简是个人物,向来说话算话,今天总算见识了,你也不过就是条…呃…”邵旻显然是喝多了,红着脸,打了个酒嗝,”就是条赖皮狗而已.”中海呵呵笑了声说,涛涛好像有点怕你.我笑着摇摇头说,我又不是他哥,他怕我干啥.中海叹道:"从小我爸妈就很宠涛涛,我也一直让着他,我是不争气,本来家里想让涛涛好好念书考个大学的.他以前学习也一直不错. 后来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他被人欺负了,我脑子发热带了点人去给他找回了场子.那次过后,涛涛就死命缠着要跟我一起在外面混,我当然不答应了.但是他在学校里念书渐渐也没了心思,学习一落千丈,整天跟些社会上的人搞到一起,家里人教训他也没什么用.唉...后来我想,与其让他跟别人混,不如就跟了我这个大哥,也好有个照应...但是他的这个狗脾气和兔子胆子,唉..."黄毛笑道:”那就多谢赵哥你了.”赵可拿起桌上的酒杯,倒满了啤酒举杯道:”来,既然要交朋友,今天咱们就喝个够.”说完,仰头一杯下肚.我心中暗暗好笑:”要拼酒量么?是想把我们灌醉了套话么?”黄毛大声叫了声好,又替赵可倒上了酒,举起杯子道:”来,我敬你一杯.”说完一饮而尽,赵可举杯望着我.黄毛在一旁说道:”赵哥,我可已经干了.”赵可无奈,只得举杯又干.我心中暗笑,你一人又怎么指望能同我们来拼酒,就凭你这心计,黄毛一人就灌醉你了.”这时候妈妈带着一群小姐鱼贯而入.我望着这些小姐,对赵可道:”兄弟,你的情我领了,不过今天咱们兄弟喝酒,就不用小姐了吧.”赵可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,挥手对妈妈说道:”出去吧.对了,再拿些红酒进来.”

那人就这么站在当场,看着阿强…阿强握着刀,一步一步向后退去,那人忽然一声大喝,冲向阿强.他背过身去的时候,我看见他后腰上老大一片红色,血正泊泊地从那里冒出.我心下大惊,想这可要出人性命了.这时候,他已经和阿强抱在一起.身躯不住地抖动.我爬起身来,飞也似地跑向那里,到了他俩身边,只见阿强抱着那人,右手不停地抽动着,一刀刀捅过去.脸上露出狠绝的神色.那人已经完全瘫软了,头软绵绵地伏在阿强肩上,双目无神,腿脚半屈着.这时候,四周一片寂静.周围所有的人都停下手来,呆呆地看向这里. 幽暗的路灯下,阿强面目狰狞,直勾勾地看向前方.右手还在往对方的小腹一下下送着.我推开别墅大门,客堂里的灯没有开,左手楼梯旁的那间房中隐隐透出些亮光来,我向着那里走去.到了楼梯边,正要上去,忽然听见旁边的房间里隐约传来哭泣的声音,我从一边的窗户向里看去,只见房间里是一张书桌,桌上亮着一盏黄色的台灯.一个纤细的身影正伏在桌上抽泣着.从背影看,正是白轩,我犹豫了一下,向楼上看去,只见灯光从李全德的办公室里透出,洒落到门前走廊地上…我拍了下自己的腿,叹了口气,终于转头朝着楼上走去…到了那办公室门口,只见李全德正穿着件睡衣,背对着我,一手抬起抚着自己的脸,站在墙角那盏大落地灯旁,黄色的灯光射到他身上,将他的身影映射到地上,拖得老长老长…一路无话。到了宝山,老鼠把车开到双城路上的一块工地旁停下,后面两辆车也慢慢停下,我拉开门走出车外,看到中涛坐的那辆普桑,前保险杠被撞裂了一大道口子,左侧大灯也碎了。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同往常一样,我正沉浸在星际争霸1V7的激战中,忽然听到一阵喧哗声,抬头一看,却看见了唐志浩带着六七个二十岁左右的家伙走了进来. “周周哥,”唐志浩笑着跟我打了个招呼,”这些都是我兄弟,下午正好大伙说去网吧玩,我就带他们来你这里了.”我笑着站了起来说:”来来来,你们都坐下吧,今天免费.”说着打开旁边冰柜,那出一打可乐说:”浩浩,把这些拿去分了吧,今天算大哥我请你们的.”唐志浩听我这么一说,傻了眼了,结巴着说:”周周..这,这怎么可以呀.我们..我们…”我拍了一下他的头顶,笑道:”你小子怎么净爱几几歪歪的,快找座位坐了.”他的几个朋友听我这么一说,个个眉花眼笑,谢了我拿了饮料一哄而散. 我笑着坐下继续玩着游戏.

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

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最终,我们还是把这大家伙搬上了中巴车,罗娟萍帮我们借了个三轮车,把冰柜运到了车站.跟司机好说歹说,还多买了五张票,司机才把车后盖和最后一排翻起,让我们把冰柜搁在了那儿…大哥手里捧着两大箱饮料,和我坐在了冰柜前面一排座位上.中巴车上陆陆续续坐满了人,不住地抱怨闷热的车厢,催促司机赶快开车,司机回头巡视了一下,见车上的座位基本坐满了,于是便关门挂档,就要启程. "等一等,等一等…”车外传来喊声,远远地跑来三个人,正在向司机招手叫喊着,司机重又把车门打开等待.”新疆人.”忽然车上有人喊,”这些是新疆人.”坐在我前面的一个中年人喊着,”不要让他们上来,新疆人都是小偷.”这时候,三人已经奔到车前,一看面孔,这三个都是壮年男子,满脸胡渣,有一人还戴着个八角帽.提着个大蛇皮袋.司机皱着眉喊,”车上没位了,提口袋的不能上来.”三个新疆人没理会.径直就往车上挤来. 司机大声说:”你听到了没,车上没座位了,那个大口袋不能带上来,否则就要多买一张票.” 那个戴八角帽的维族人呵呵笑着说,”大哥,我们急赶路.行个好.”司机厉声说:”不行.”那人无奈说:”那好,我就多买一张票吧.” "这帮新疆人,都不是好东西…”我前面那个中年人低声嘟囔着.我跑到马路边打了辆黑车,直奔盘古路而去.到了盘古路,一路看去,周围静悄悄的,早过了中饭时间,小饭馆里的服务员们无聊地打着盹,树上的知了呀呀地叫着,夏日午后的太阳曝晒在地上,马路上鬼影都没一个.沿着盘古路周了一圈,我往伟刚家走去...79

啪的一声,门外的灯光忽然熄灭了.我眼前一阵晕黑,过了一阵,才发现刚才门外那晃眼亮着的,竟是两个车前大灯.砰的一声,门被关上.七,八个人手里拿着枪对着我们.”你们是谁?”黄静大声问道.庄宏朝后侧头,在小微耳边说了几句,小微低头想了想,朝我看了一眼,勉强对我挤出个笑容,便转身走了出去.”把人放了,我们大家都太平.”庄宏说道.站在庄宏身旁的正是李毅,他晃了晃手里的枪,接着庄宏的话说道:”否则你们一个也别想活.”邵旻皱着眉头,问:”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,你们是谁的人?”我笑道:”邵哥,你也不想想我周周是什么人? 到这里来难道一个人都不带么?今天你们要是放了我和凌简,那也就算了,要是伤了咱们一根汗毛,哼哼,我宝山那么多兄弟,你以为你能活得过明天么?”黄静大喝道:”住嘴.今天咱们就算死,也要拉着你们做垫背.我看着被撞了一头是血的师傅,冷冷的说:”我们现在去投诉你,中午硬带我们出去吃饭,下午开车的时候喝酒睡觉.我是学员,才开过一天车,出了什么事情,你都必须负责.我那么慢的速度撞上这铁杆,你当时在哪里?你有没有踩刹车.师傅是放着吃饭睡觉的还是教人学车的?”师傅听我这么一说,顿时如斗败的公鸡,垂下头来.”我继续说道:”你不是不怕我投诉吗?现在出了事,不知道你怕不怕.”这时候,我听到了一阵引擎声响,转头一看,一辆三菱的帕吉罗吉普在我们旁边停了下来,一看牌照,却不是训练场里的车.忽然,我注意到旁边庄微的神色都变了.帕吉罗停下后,车上下来了三个虎背熊腰的男子.当先一个长发,戴付墨镜.看着庄微,轻笑了一声,叫了声小微.那四人听我这么一说,看了跪在地上的小飞一眼.然后互相望了望,也不说话,慢慢退到了一边,却不离开.我看他们站到了旁边,便问:”你们不走吗?” 先前和小飞说话的那个壮汉说:”你们打残了他,我们送他进医院,你们打死了他,我们替他收尸. 我们是同乡.”我听他这么说,心里暗自惊心.想这几个必定不是普通的混混. 这时候,中涛已经走到了小飞身边,恶狠狠地说:”那好,你要了我哥一条腿,我就要你一条腿,外加一只手做利息.”小飞惊恐地坐倒在地,说:”你放我一马吧.话未说完,便是一声惨叫,中涛手里的刀已经劈了下去,重重砍在小飞左手臂上,小飞捂住左臂就要向外爬去,这时候,便听黄勇大叫一声,”打啊” , 然后就听到辟里啪拉声,数不清的脚踢向了小飞,地上的小飞这时也已顾不上护住头部了,只是捧着手在地上翻滚惨叫.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




(AG8U导航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陈小春STOP ANGRY演唱会: